176位专家对新闻业的预测:媒体未来的8大趋势
2018-08-31

每年的12月,哈佛大学的尼尔曼实验室(NiemanLab)都会询问众多新闻行业的资深人士——包括记者、学者、技术专家、设计师等等——对未来一年行业进行预测,预测结果在尼尔曼网站上公布。2017年底共有176位新闻业专家参与了该项活动,谈论了对新闻行业的“展望”、“抱怨”和担忧等一系列问题。

 

尽管预测提出的年限是未来一年,但这些观点显然不会在一年之后就失效,也表达了新闻专家们对长远的新闻行业趋势和变革的看法。

 

芬兰土尔库大学(University of Turku)未来研究中心(Finland Futures Research Centre)的博士生尤霍·若特萨莱宁(Juho Ruotsalainen)针对今年的预测内容进行了分类整理和框架分析 “通过描绘专家如何看待当前状态和新闻业的未来,来预测新闻业的未来”。该研究结果发表在芬兰的《未来》期刊上。传媒研究(xjbcmyj)选取尤霍研究的部分内容进行了编译。

 

根据搜集的资料,尤霍分析得出了8种主要的预测趋势:

 

新闻行业的多样化趋势

 

许多尼曼实验室的专家都相信新闻行业将越发多元,176位专家中有69人都提到这一点,尤其是格式上的多样化,比如播客和视频的创新发展。传统的印刷版文章格式将进一步被瓦解和转换,以供移动终端使用。新闻的形式和风格将比以往更加重视平台的分化,针对不同平台量身定制内容。这意味着对记者的技能要求也会更加多样。

 

后真相的困境正在被解决,但问题依然存在

 

共有39项预测提到了这个问题,其中“信任”(trust)这个单词被提及了122次,人们是否互相信任,以及对相关部门的信任程度在对抗后真相所引发的问题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如果人们对社会的信任度很低,那么就很难对何为真相(true)达成共识,也会影响事实核查的效果。建立信任将成为记者面临的核心挑战之一,尤其是面临社交媒体的持续分裂。

 

更多的合作,边界的模糊

 

共有23项预测提到更多的合作和随之而来的边界模糊。如果合作变得更加普遍,新闻编辑室的文化和思维模式将发生深刻的变化。分工明确的角色被协作取代,取而代之的是“连接各部门和专业并充当翻译的跨部门混合角色”。创建共享资源,可能会为新闻业提供一个新的基础结构,为新闻生产提供开放式的系统,从而使团队围绕汇集的资源,共同解决关键问题。

 

 

 

订阅、会员制和新商业模式取代传统广告收入

 

共有22项预测提及新闻行业新的营收模式。付费墙让专业的小众新闻增多,因为受众通常只会为他们在别处无法获得的内容付费。这鼓励了新闻媒体创造特定的内容、形式和风格,以吸引目标受众群体。订阅、会员制和其他付费模式促进媒体组织与其受众之间形成了更为密切和直接的关系。这种模式需要更精确的受众数据,以及对其需求和口味的洞察,从而促进数据收集和高度专业化新闻的发展。

 

 

社交平台已经开始处理新闻分配的问题

 

15项预测提到了这个问题。一些曾经受到演算法调整顺序的消息将被移回至原本的时序,以便人们能够和新闻进行更实时的互动。一些平台认为发布新闻并不那么有价值,因此将减少了新闻的数量——就脸书(Facebook)而已,这种情况自2018年1月就开始了,当时脸书宣布调整其算法,不再强调新闻在用户订阅中的作用。

 

CNN报道,受众并没有时间看完社交平台上的所有资讯,而脸书认为观看亲朋好友的消息对人们来说更有价值,更改了演算法,这对媒体来说无疑是不利的

 

质胜于量

 

11项预测表示质量重于数量。越来越多的媒体开始与忠实的、投入的受众建立关系,而不是推出越来越多的内容,并且媒体也越发重视与受众形成良好的关系。许多媒体公司将会倒闭,那些留下来的公司将发布更少的信息,同时更仔细地验证信息,为长期发展做打算,努力展现他们是值得信赖的。如今受众特别期待基于详实的信息收集和整理而得出的分析结果。

 

人工智能在新闻领域

 

11项预测提到了人们对于人工智能在新闻领域应用的高期待,尤其是在个性化的内容、机器视觉和听觉、自动管理、事实核查、处理错误信息和自然语言处理等问题上。如果关于人工智能的讨论仍然围绕着它们将取代多少人类工作展开,那么在不久的将来,人们的焦点将转移到人工智能如何支持记者的工作并帮助他们改进工作。

 

记者和受众的距离将拉近

 

同样有11项预测提到记者与受众的距离将越来越近。传统的新闻业将行业内部与社会其他部分隔离开来,将新闻业视为制度化的局外人,这种做法开始显得过时。观众将被认真看待,记者将从浅层的参与社区,转向全面的社区合作。订阅、会员付费以及举办活动取代了广告收入,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这种距离的拉近。新兴的新闻媒体成为这种新型受众关系的先行者,记者不再是“脱离公众的”,而是开始“重新思考并重新评价他们同时作为报道者和关系建设者的工作”。

 

 

 

尤霍还将这一趋势与马克o杜泽(Mark Deuze))15年前的网络新闻类型学联系起来:

 

工具型新闻(instrumental journalism):服务于特定的受众需求(编辑主导内容editorial content,开放的新闻文化open journalistic culture)。

 

定位型新闻(orientating journalism):通过评论和分析,帮助理解受众世界(编辑主导内容,封闭的新闻文化closed journalistic culture)。

 

监控型新闻(monitorial journalism):提供自上而下的信息,通过问答的形式与公众联系(注重公共连接public connectivity,封闭的新闻文化)。

 

对话型新闻(dialogical journalism):新闻内容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没有严格的划分,新闻专业地扩大了社会和公民的对话(注重公共连接,开放的新闻文化)。

 

 

马克o杜泽(Mark Deuze) 15年前提出的网络新闻类型学象限图,象限由左至右,由上至下分别是定位型新闻(orientating journalism)、监控型新闻(monitorial journalism)、工具型新闻(instrumental journalism)和对话型新闻(dialogical journalism)。纵轴上方为封闭的新闻文化,下方为开放的新闻文化。横轴左侧为编辑主导内容,右侧为注重公共连接。

 

结论

 

当今新闻行业正从集中的、单向传播的大众媒体向更多样化、专业化、付费、网络化、协作和公共的方向发展。记者的工作与其他职业变得模糊起来。新兴的媒体生态意味着媒体间观点相互矛盾将更加普遍,这可能会让“后真相”的病症持续存在。作为一种反向趋势,知名的媒体品牌将会巩固自己的地位,并专注于提供大众普遍感兴趣的非定制内容。

 

就新闻类型而言,对话型新闻和工具型新闻可能会激增。对话是西方新闻业的除了客观性之外的另一个重要理想,直到今天也依然是主流。对话是新闻和工具型新闻意味着记者和受众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这和传统观念中新闻作为一种严格自治和隔离实践的状态发生了断裂。


在线咨询